如皋市委宣传部 如皋市文明办 主办
 
 
如皋首页  文明动态
道德教育  爱心城市
文明创建  志愿服务  未成年人
主题活动  全民阅读  雉水评论
图说文明  走进如皋
公告公示  文件资料
首页->全民阅读->雉水书香
才到山塘价更高——赵翼《吴门杂诗》赏析
发表时间:2018-07-17   来源:   责任编辑:王 磊 [打印] [关闭]

  “寻常一样野花娇,才到山塘价更高。我昨三家村畔过,可怜艳煞一枝桃。”

  这首诗虽然就生活中极普通的事写出自己的感触,可是却包含着发人深省的哲理,此乃诗人厚积薄发的结果。

  诗人到了吴门,即今天江苏的苏州市。到了苏州阊门外直通虎丘山的山塘街,见到在其他地方的“野花”,在此却身价百倍,为人称羡。想到昨天从“三家村”,普通的农家小村经过时,桃花娇艳,而身价却不如山塘处的来得高。诗人为桃花鸣不平之意甚明。

  山村农舍的花和山塘虎丘的花本是一样的花,可是因山塘虎丘为游人瞩目之地,这里的花却身价高了,这说明客观环境、地位和身份的关系。封建社会中知识分子经常有这样的感遇,昔日都是同样的读书人,其中有些人因某种偶然机缘登了龙门,立刻显得不同一般了,犹如寻常野花一旦进了山塘也就价便高了一样。宋代苏泂同的《金陵杂兴》诗与此可谓异曲同工:“朱雀街头观阙红,角门东畔好春风。人家一样垂杨柳,种入宫墙自不同。”赵翼这首诗较之苏诗更进一步处在于更加突出了村畔桃花的娇艳。也就是说,两处是“一样”的花,村畔花比山塘花更美,可是身价却比山塘贱。“一样”中有不一样,而美者价贱,劣者价高,则使主题得到强化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一般地说:“高者未必贤,低者未必愚”,贤愚不以地位的高下决定的;而恰恰贤者因不迎逢拍马,阿谀奉承,往往屈居底层,其身价一直很低。因此赵翼为沦落在野的贤能之士不平,“可怜艳煞一枝桃”愤激之情溢于言表。这首诗写得举重若轻,而令读者思之觉其分量,也就是在其内蕴丰实的缘故。

 
中共如皋市委宣传部、如皋市文明办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颜色,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
技术支持:如皋市委新闻网 如皋市文广集团新媒体部 苏ICP备11025320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