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皋市委宣传部 如皋市文明办 主办
 
 
如皋首页  文明动态
道德教育  爱心城市
文明创建  志愿服务  未成年人
主题活动  全民阅读  雉水评论
图说文明  走进如皋
公告公示  文件资料
首页->全民阅读->一起读书
《书是我的温柔乡》——访如皋市作家协会会员陈燕
发表时间:2018-05-09   来源:   责任编辑:王 磊 [打印] [关闭]

  细想起来,外表文静的陈燕其实是个有些无趣的人,论起爱好,从小到大,就只读书一样。

  小时候,一直是个挺别扭的孩子,敏于行更敏于言,口齿伶俐不识时务,到别人家做客,常弄得大人们尴尬无比。后来,她发现,与其得罪人,不如看书,所有人都会夸一句:这孩子真好。然后训斥自家的不争气,说,看人家姑娘多文静,爱看书,长大后肯定有出息。于是,真的,大家都不再计较她的言语,绝不会因为她头也不抬盯着书就责怪她的不懂礼,不会奇怪小小的孩子捧着大大的《传奇》能否看懂,好像只要拿着书,就是好的。

  大人们赞赏的目光,是无形的手,把陈燕推进书的海洋中。妈妈却又担心她看闲书会受影响学习,只肯看跟学习有关的《作文通讯》、《小学生作文》,常常间谍似地侦查、没收其他书。有“压迫”的地方就有反抗,压迫越深,反抗越烈。从此,她在书中,越陷越深,再也没有出来。

  陈燕告诉我,她爱各种传奇故事,尤其是武侠。幻想自己是女侠,白衣飘飘,轻功卓绝,翩若惊鸿,纵情江湖。其实她只是个害羞的孩子,发言声音小如蚊蚋,跟老师说话,头也不敢抬起。陈燕不善呼朋引伴,可从不觉得孤单。她在课本的空白处画满各种侠客,一个人的世界也精彩热闹。

  后来,豆蔻年华,不可避免遇上琼瑶、亦舒。前者多情浪漫,是锣鼓喧天的戏剧;后者现实犀利,是不动声色的浮世绘。她们使陈燕的少女时代对情感充满警惕,像一朵花守护花蕊一样,紧紧守卫着一颗心。“感谢琼瑶阿姨,亦舒师太,使我平安度过暗潮汹涌的青春期。

  还有三毛和席慕蓉,一个身体在流浪,一个灵魂在故乡。”是啊,少女情怀总是诗,她们构筑了陈燕的诗意精神家园。

  进入师范,陈燕有幸遇上一群良师,他们指导、引领她如何读一本书,他们就是一本本书。

  教文学评论的汪政老师,彼时正值壮年。他讲“少年俊彦”,在黑板上写下一长串名字,说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传奇。“我深深记得,讲着讲着,他的目光望向辽远的窗外,喃喃说着“什么是英才早逝”,重重圈出“王勃”二字,良久都没有出声。”陈燕回忆起老师上课的情形历历在目,她说课间,汪政老师喜欢在教室里巡视,逐一评点学生桌上的书:“这本《名篇欣赏》如果是《名家名篇欣赏》更好”,“张中行和季羡林的书多看看”。“美学和哲学的书要看”。“同一个作家的书,同一时期不同作家的书,都要尽可能找来看看,比较读一读”,“一定要先看作品,有了自己的思考,再去看评论,不要被别人的观点左右”。

  “教外国文学的程然老师,往讲台上一站,就是一门课。他讲莎翁,分角色大段背诵《哈姆雷特》的对白。讲古代文学的陆锦平老师,苏轼、辛弃疾的诗词不打嗝地一首接一首朗诵,可以满黑板默写叶嘉莹先生的的著作原文。现代文学的何平老师,告诉我们,一个人的精神史,就是他的阅读史,了解作家生平,是走进作品的基本途径。”

  这些老师,身体力行教导陈燕如何读书,他们开列的书单,还有那些埋首读书的日子,是她青春岁月中最宝贵的财富。

  至今,陈燕仍日日与书为伴,看着满目的书,心安,愉悦。每每翻开一本书,就似赴一场甜蜜的约。在书里,经历百味人生,和许多智者交谈。

  有人说,女人40岁后的容颜里,藏着读过的书。此生,陈燕愿在书里活得简单而纯粹,与书相看两不厌。

  书,是她的终南山,温柔乡,她愿一直沉醉其间,永不醒来。□记者季健

 

  陈燕,1979年出生,安定小学语文教师,本科学历,如皋作家协会会员,喜欢读读书,写写字。曾在《儿童文学选刊》、《小学语文周报》、《西部散文选刊》、《如皋日报》等报刊杂志发表过几篇短文。日常点滴常记录于微信公众号“陈大的午后花园”。一篇篇小文就是日子走过留下的痕迹,寻常的每一天,因为有了这样的记载,忽然有了一种慎重的仪式感。她喜欢这样,随心读,随性写,觉得唯有从心底自然流出来的,才是对文字的最真切的尊重。

 
中共如皋市委宣传部、如皋市文明办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颜色,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
技术支持:如皋市委新闻网 如皋市文广集团新媒体部 苏ICP备11025320号-1